|
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快餐帝国IPO果然是为了打广告?最新业绩已下滑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1-06 13:24 浏览量:

  快餐帝国IPO果然是为了打广告?上市首日股价上蹿下跳成功吸睛,但最新业绩已下滑!

  来源:市值风云

  作者 | 扶苏

  快餐帝国(01843.HK)昨日在港交所上市。开盘后股价持续走高,涨幅一度接近180%。直至将近上午11时,股价突然一路下挫,最终报收0.61港元。

  上市首日便经历了大起大落,这只新股的表现颇为让人意外。

  一、上市主要目的是为打广告?

  快餐帝国一家是总部位于新加坡的连锁餐饮集团。旗下拥有快餐连锁品牌“士林台湾小吃”。

  其主打菜单包括8款小吃产品和4款饮料产品。小吃产品包括超大鸡排、蚵仔面条、甘梅地瓜、甜不辣、开心便当、肉松蛋饼、热狗芝士蛋饼、蘑菇芝士蛋饼。饮料产品则包括冬瓜茶、乌梅汁、蜂蜜柠檬水、柠檬爱玉冻。

  业务模式简单清晰,不过似乎没啥想象空间,尽管让风云君感到有点饿……

  根据招股书披露,公司目前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美国等地共拥有228家外卖店(不设座位)和堂食店(设有座位)。

  公司此前仅在香港开设过一家“士林台湾小吃”外卖店,但该店已在2017财年关闭。对于香港关店原因,公司表示是“品牌缺乏宣传”。

  此番公司为何选择在香港上市?

  公司表示,上市的首要原因是为了“提升本集团的形象和品牌”。

  公司过去的业务主要集中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是当地具有一定知名度的餐饮集团。公司认为,相比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上市,于香港联交所上市更能扩大其国际影响力,尤其是获得香港及中国内地市场的潜在机会。

  公司的产品为台湾风味小吃,该类产品在香港和中国内地的知名度较高。如公司的招牌产品香脆鸡排,一直是香港及内地消费者熟悉的台湾小吃。因此,公司未来有意以非自营店的形式,进军香港和内地市场。

  此外,香港是中国及国际投资者的重要投资通道,有着流通性高、交易量巨大、二次融资途径较多等优点。

  公司认为,在香港上市,将有利于加快公司的国际化速度和打造国际化形象,成为公司日后进军国际市场尤其是消费潜力巨大的中国餐饮市场的第一步。

  二、最新财年业绩放缓

  再来看看,公司当前的经营情况如何?

  公司采取两种经营模式:自营模式;特许经营及牌照模式。对于自营店,公司承担期间全部资本开支以及一切经营费用。对于非自营店,其资本开支及经营费用则由特许经营商承担。

  公司的收入因此可分为两个来源:来自自营店和来自非自营店。

  自营收入即向消费者出售台湾小吃饮品的销售额。非自营收入包括:向特许经营及持牌经营商出售食品、饮品和包装材料的收入;特许经营费及牌照费;新加坡及马来西亚特许经营商支付的广告和宣传费。

  2019财年(注:公司财年截止至当年3月31日),公司的收入为2,133万新加坡元,同比增长14.8%,较2017-2019财年的年复合增长率16.4%有所放缓。

  其中自营收入为1,051万新加坡元,同比增长22.2%,较2017-2019财年的年复合增长率23.3%有所放缓。非自营收入为1,082万新加坡元,同比增长8.4%,也较2017-2019财年的年复合增长率10.8%有所放缓。

  总的来说,公司2019财年的业绩整体上出现放缓。不过,自营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在逐年提高,从2017财年的43.9%上升至2019财年的49.3%。

  公司在2019财年的净利润为226万新加坡元,同比下降29.7%,主要是受到当年高达264万新加坡元的上市开支的影响。2019财年,未扣除上市开支的经调整净利润为491万新加坡元,同比增长21.8%。

  2019财年,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235万新加坡元,同比减少25.8%。经营所用现金流出主要包括购买餐饮原材料及包装材料、雇员福利开支、租金开支及其他有关经营活动的开支等。

  截至2019财年末,公司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426万新加坡元,同比增长5%。总的来说,公司的现金流状况较为良好。

  本轮IPO,公司预计募集的资金规模为1,580万新加坡元(约合9,090万港元)。从招股书的披露来看,75%以上的新募集资金将用于扩大门店网络,包括开设和翻新自营店,以及扩展非自营店。

  剩余25%的资金则计划用于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招聘员工、开展品牌促销活动和开发企业ERP系统。

  从用途上看,公司IPO募集的资金主要计划用于扩展原有市场的餐饮业务。公司目前尚未披露任何开拓新市场或实现业务多元化的具体计划。

  三、市场竞争激烈

  从门店分布来看,公司的自营店目前主要分布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西部,非自营店则分布在印尼。

  这几个市场的快餐业环境如何呢?

  数据显示,新加坡快餐业市场在2014-2018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4.8%,预计在2019-2024年放缓至4.5%。

  马来西亚快餐业市场在2014-2018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6.8%,预计在2019-2024年放缓至4.5%。

  印尼快餐业市场在2014-2018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6.3%,预计在2019-2024年放缓至4.1%。

  总的来说,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三地的快餐业市场过去的增速相当,且市场规模增速预计在未来将会放缓。

  公司在2019财年的整体毛利率为59.2%,分别较2017财年和2018财年上升了4.2个和0.2个百分点。

  从过去三年的毛利率来看,自营店的毛利率从2017财年的67.4%轻微下跌至2019财年的67.1%,而非自营店的毛利率则从2017财年的55%上升至2019财年的59.2%。

  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公司面临的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不得不向非自营商高价出售、转嫁部分成本以维持盈利水平。

  虽然,公司表示其产品定价策略较为灵活,参考当地整体市场趋势、竞争对手的定价、顾客购买力等因素进行定价。

  但从公司自营店的定价来看,过去三年的产品价格并未大幅波动。说明公司对消费者的定价能力不强。

  以自营店的小吃产品定价为例,新加坡的小吃产品定价从2017财年的4.2新加坡元上升至2019财年的4.3新加坡元,年涨价幅度仅为1%。马来西亚西部的小吃产品定价从2017财年的7.9元马币上升至2019财年的9.1元马币,年涨价幅度约为7%。

  相比之下,公司向非自营商销售食品、饮品和包装材料的价格却总体大幅上涨。

  过去三年,公司向新加坡非自营商销售产品的平均价格从2017财年的8.7新加坡元上升至2019财年的11.6新加坡元,年增幅高达15%。马来西亚的产品平均售价的年增幅为4%,印尼的产品平均售价的年增幅为10%。

  此外,劳动成本上升、零售物业租金提高、主要原材料价格波动,这三个因素未来还将进一步加剧竞争。

  以新加坡为例。据统计,劳动成本占2018年新加坡餐饮服务业整体营运成本的30%,由于当地政府收紧对海外劳工的限制,预计快餐业员工的平均月薪在2019-2024年将保持3%的年复合增长率。

  此外,还有租金高企、以及由于原材料依赖进口造成的价格波动等问题。

  2017-2019财年,公司收入、销售成本、销售费用、行政费用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16.4%、10.9%、17.9%和53.7%,销售费用和行政费用的平均年增速高于收入的平均年增速。

  结语

  作为一家主要经营范围在东南亚的台湾风味连锁快餐店,从招股书的披露来看,公司最新财年的收入有所下滑。

  目前,受劳动力成本上升、租金上升、原材料价格波动等因素影响,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等快餐业市场竞争激烈。而这三地的快餐业市场规模增速未来预计还将放缓。

  而公司的市场定价能力不强,过去主要依靠向非自营商转嫁成本以维持盈利水平。

  公司现有业务模式单一,虽然在招股书中表露出日后进军中国市场的野心,但尚未有具体行动。

  总的来说,公司的业绩表现远不如其股价般“惹人瞩目”。